您现在的位置:网上信访 >> 内容页

投诉

来信情况
标 题 国土所不作为,放任非法建房, 非法者建房者打受害者重伤!
来信内容

 

     国土所不作为忽悠老百姓,放任非法建房,国法何在?
                                       
    非法者建房致受害者重伤,派出所渎职搪塞,天理在哪?
  
      2017927号夏利中和夏志武在没有审批的情况下开始放地基线,我方和对方说明。放地基线必须按照35年前的四户合约(夏桂生、夏龙生、夏庚成、夏庚生四户于1981年的房屋规范建房合同  )来,老屋改建必须在原有的地基上建房为基准放地基线才可以,不得换方位及扩建。对方无视我们的要求,迫使我方沿着我们自己的山墙砌墙。第二天天未亮夏利中、夏志武各装一车红砖到施工地方,我方也装了一部分水泥砖准备砌圹,于是对方叫来国土所陈副所长,唐干事,村里谢村长,允干事。陈副所长向我方问明原因得知各方以自己的山墙为准,同时我方带领谢村长看对方将我家房屋后面的窗户堵死的现场。上面几个领导商量后没有给他们审批离开了现场。下午对方喊来挖土机在28号挖地基。我方打电话告知镇里国土所陈干事。陈干事让我方找村里干部处理此事,我方找到村里干部,村干部表示他们管不了需要我们找所里。我方又联系陈干事后,按他要求找戴所长。戴所长也是要我方找村干部,这样推来推去,我按照他们的要求在镇里国土所和村领导之间来回打电话,最终打到戴所长电话关机也没有一个人告知我们他们会给我们解决。
        930号夏志武家开始打地基(我方打电话给国土所戴所长电话一直处在关机中),同时101号夏立中家接着挖地基打地基。我方何勇良代表其丈夫夏利平告知对方已经侵犯我方利益,对方家出来近20人来围堵我方(对方的两个女儿女婿,两个外孙,儿子媳妇,两个孙子,两个老人等),我方想电话告知戴所长却电话被关机后电话致电镇党委谢书记,谢书记告知他们不上班,让我方报警解决。因当天我方母亲70周岁生日考虑到家里的两个舅舅在家做客故放弃报警。
        105号夏利平从回家处理此事。因为是国庆假期期间,5号是戴所长值班,我方电话给戴所长,电话通了没人接,第二次再打电话电话关机,接着我致电镇纪委电话无法接通,不得已我方打电话给镇党委谢书记,谢书记答复我们会通知村里给我们调节。6号中午村里电话通知去调解。三方一起调节,调节的内容是我方要在中间同时砌两间房,对方两家都不同意。他们都要求各自留有1.2米水沟。我方没有同意(如果对方房子按照最初的此地的老房子的方向建房,我方就不会在中间建房,中间部位为大家共用,但是现在对方的房子方向已经和我方一致,必须以各自的山墙为准,中间的位置就应该由我方来主管,目的是防止他们两家侵占我家前面的地,在此期间夏志武母亲和她姐姐夏志云扬言前面的共用地他家占一半,如果这样,就意味着夏立中家也会去这样做,按照他们这样的看法,我前面的地都被他们两家所有,那么我家就被他们架空,连进出的路都没有了)。所以这次村里的调节终止。国庆假后,镇里告知我方将在1011号给我们三家进行调节,11号戴所长,简汉平,唐柏涛,陈干事四人以及谢村长一起到现场调节,戴所长来现场查看,因为夏志武的母亲及姐姐无理取闹和放泼,所以什么也没有说就独自提前离开,而后夏志武姐姐夏志云及其母亲要求水沟从我家前面他家水井外面出水沟并空地不许我家动土填马路路面,说现在什么路面以后就是什么路面,而简汉平认为对方的说法可行。我方认为此做法侵犯了我家利益,也违背35年前四家组合在一起的合同(对于35年的合约,我方曾多次向镇里和村里反映,镇里表态35年前的合同有效),由此镇里领导离开现场后就再也没有去过现场。后来20号三家被约到镇里协调,在协调中对方两家还是坚持要1.2米的水沟,(我方因为夏利中和夏志武的新地基违背了最初的合约且严重超越红线并换了朝向,夏立中家的房屋还侵占了我的老合同契约为我家预留的弄子地34米多宽的私有阳光地,整整一间房屋地,且新地基后檐距我家屋檐只有3米,厕所地基建在我家堂屋前面。严重侵犯我家的采光和利益(按农村习俗且有侮辱我家之嫌疑)。--对此部分我方还没来得及说,镇里也没有给我们机会去说),我方依然没有同意对方两家的要求,协调也因此而终止。1024号我到镇里国土所找戴所长要求所里立案并上交案情至国土局,戴所长说再帮我们调解一次,因为我买好了26号去新疆的机票,所以戴所长定于2526号两天有镇级村两部门为我调解(为此我退了26号的飞机票)结果我等了好几天都没有两级部门的调解电话通知。(此事就这样被他们忽上面以至于悠根本没有上报,以至于上面根本不知情,好任由他们下午无闹,不作为耍弄受害者,他们好在违法者那里多敲诈些进贡,多收些罚款创收,这些罚款明面上政府所为,实际上大都进他们私人腰包)。
 
       102829号为双休日,夏志武,夏立中两家在没有审批的情况下继续施工搞水泥地面,28号我方电话给镇里汇报情况,戴所长电话关多次关机,谢书记在县里,没人出面解决此事,29号上午8:30左右我方只有两个老人在家里,老母亲去现场告知施工工人,告知他们没有审批不要施工,对方夏志云和莫斌华冲出来,夏志云(40多岁)将我方老母亲70多岁)砸倒在地,双腿跪在老人身上进行殴打,用砖头砸我母亲只致7跟肋骨骨折断,莫斌华上前掐住老人脖子另一只手打击其头部。我方老父亲见老母亲被打前来劝阻,被夏志武用砖头砸伤…..(我母亲肖冬洋被打断7块肋骨,我父亲夏桂生右前额太阳穴上方被红砖破皮擦伤)

       1030号下午我方到镇里告知29发生的事,镇里才答应发放停建通知书,在此之前24号镇里戴所长告知在他们第一次处理两家非法建房的事时(10月中旬)就已经发放过停建通知书,但是对方依然似我行我素不听镇里的劝阻想利用政府部门周末和节假日不上班的时间偷偷的建房。这种无视政府,无视国家法律,以侵害他人的利益为目的的非法建房且恣意行凶伤人的行为装腔作势严重扰乱了社会治安和人民的生活秩序,如果这种嚣张气焰得不到控制,国家的各种法律就成为了那些仗势欺人者的帮凶,(国土所这种行为实际上只是在装腔作势演戏耍弄人看给受害者看,因为受害者妨害了他们利用国土换取金钱,以得到他们的私人利益,真真实实的想制止非法建房者,更何况非法建房者还侵害了他人利益。
 
我在邵东得知父母亲被打后,我第一时间报警。派出所于上午10点左右(在我后面5分钟左右)赶到现场,由于凶手方非常嚣张,当着处警的面要打死这个打死那个的,并阻扰处警现场取证及带走三位嫌疑人,僵持了近两个半小时,我陪我父亲跟随处警去了派出所,凶手方去了一个老太婆录口供。因为我母亲伤势太重(伤了7跟肋骨其中6根断裂)故没有去派出所。
       由于处警的办案方法欠妥,导致第一现场取证机会错失,给凶手以充足的窜供的机会。事发后10天内也没有到我村组组员家里调查取证。这应该是派出所处理案情不力,严重的渎职行为。

          31号那天下午派出所干警到医院我母亲病床旁,应该亲眼所见我母亲插着氧气,呼吸困难的事实。在我发强烈要求派出所立案并抓捕凶手的情况下,于112号致电派出所王剑所长,被王所长告知这是派出所内部程序问题且没有必要告诉我们受害方并挂断电话。
       我方伤前鉴定结果出来后送达派出所,派出所所长及当事干警告知我们对方也有受伤也在住院并需要鉴定,可是派出所却告诉我们说不知道对方在哪家医院治伤,且并没有去了解对方的伤情。11月6号我们第二次去派出所询问案情进展,(未见到所长)当事干警申警官告诉我们对方还在鉴定,但还是不愿告诉我们对方住哪家医院。7号我们电话咨询王剑所长,所长答复派出所没有用义务去了解对方住哪家医院,由于对方要求再次鉴定所以派出所也只能继续的办法对方的鉴定结果。11月9号我们继续去派出所询问案情进展及对方鉴定结果,申警官告知我们他们于8号去了邵东人民医院,了解到对方脖子后有旧伤,疑是骨裂伤,再次需要鉴定,同时告知我们对方如果是轻微伤,派出所将依法抓捕凶手,如果对方是轻伤,那么我们双方就各治疗各的,就只有解决了案子。在此期间申警官告诉我们:他们取到的证据(证人均为凶手方亲戚自己人一起串供后做假证)是两位老人在扭打致伤,于我们了解到的案情及受害者自己的陈诉根本不符,对方窜供作伪证掉包真正的凶手夏志云,试问一个70岁老太婆有力量打人一次打断他人7跟肋骨?更何况这个假冒的凶手有老伤老病在身,莫斌华此前肝脏病肝脏被切去了二分之一,她能有这个能力?, 这明显是派出所为想随便了事结案,包庇凶手敷衍大众以证明自己的结案能力,也为自己以后升官路上积累忽悠的资本,这种典型的无脑不加分析的行为难道真是派出所习惯的断案能力?这些只是无为派出所为了图省事,随变拉个头了事来好作为作为他升官路上的业绩,以致这些人故意拖延找种种借口搪塞抓捕真正嫌的凶手。(由于事发时,我家只有我70多岁的父母亲及一个十来岁的小外甥在家,而当时凶手方做事的全是他自己的亲戚,这给了凶手方后来窜供作伪证提供一个人除了自身有老伤老肝病在身的恶老太婆假冒顶替真正的凶手,企图以此逃脱法律的严惩)。加之出警警察延误关键的第一时间审讯所有嫌疑人,找出真正凶手,给了后来凶手串供所有现场亲戚的做假证的机会) 11月13号我再次去派出所,要求派出所去我村小组调查取证,并提供了四位愿意作证的人员名单,且询问了案情进展,彭姓警官告诉我对方上午找到派出所说:他的要28号才有鉴定。
       11月15号,因为我得知对方已经于11号出院,并得知对方并没有什么见得光的伤情与伤势,且对方主治医师告诉我对方连伤都够不上,所以我再一次去派出所询问案情,王剑所长及彭警官告诉我等对方鉴定结果出来了在决定对凶手采取措施,可笑的是对方已经出院5天了他们竟然还在被对方忽悠,我真不知道这是对方忽悠派出所,还是派出所在忽悠我?
      11月16 号,我妹妹电话询问王剑所长案情进展情况,王所长居然回答说什么“我当时没有办案,我已安排下属在处理,我现在在外面出差,要很久才能回来,其他的事我嗯晓得,你去找办案的人”等等云云。。。。。。所以我妹妹又电话问办案的申警官,得知对方的鉴定结果要等到11月28号才能鉴定。。。说什么我们有什么不满可以去投诉什么的,
         而事实上,邵东县人民医院负责莫斌华的主治医师告诉我们对方除了个别很久的老伤,根本就没有其他伤,没什么好鉴定的,且实际上对方莫斌华(凶手顶替者)早已于11月11号出院了,派出所假装不知道。
         以上种种表明范家山派出所所长王剑及以下已构成了忽悠百姓,包庇凶手的的严重的渎职罪。
现如今,非法建房者夏志武及夏立中正在嚣张的建房,而国土所看着放任非法者建房不管,者难道他们真没办法止?还是背后有大猫腻,建房者事先大肆行贿了此刻他们在装莫做样给普通老百姓看,实则是放任非法建房,又好以后继续敲诈违法者多多进贡,他们就这样拿国土来交换金钱?以满足他们私人的贪欲!!!

     现如今,非法建房者夏志武及夏立中正在嚣张的建房,而国土所看着放任非法者建房不管,者难道他们真没办法止?

        对于这些非法者难道各级政府真没办法处理?非要发展到更大的流血暴力冲突,非要到死伤无数的特大恶性事件,才能拿出办法么
 
  
 
 
 
 
 
收藏收藏1分享淘帖<!--2015-05-11鏂板骞垮憡-->

 

处理情况:

牛马司镇人民政府回复如下: 一、关于对“夏志武、夏立中在没有获得建房许可证的情况下非法建房”的处理情况 对夏志武、夏利中涉嫌非法占地,违法建房屋的行为,邵东县牛马司国土资源中心所于2017年10月9日下发送达了《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10月10日展开调查、取证,10月11日立案,10月30日送达《行政处罚告知书》及《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11月16日现场制止违法建房行为。11月17日,以邵东县国土资源局的名义向邵东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停工,11月20日再次下发送达《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11月22日第二次下发送达《行政处罚告知书》及《行政处罚的告知书》。11月23日、11月25日、11月27日又到现场强制制止涉嫌非法建房人夏志武、夏立中非法建房行为,并将继续依法依程序履职履责,依次下发《履行行政决定催告书》,直至移送邵东县人民法院依法裁定执行。 夏志武一家暴力殴打71岁老母亲,属涉法涉诉,请向公安机关报案,立案处理。 如不服本处理意见,信访人可自收到本处理意见书之日起30日内邵东县人民政府书面提出复查申请,逾期不申请复查,本处理意见书即为该项信访事项的终结性意见。

处理单位:县委办
处理时间:2018-03-09
处理状态: 处理完
我要评论: 更多评论
  • 用户:
  • 评论: *
  •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