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上信访 >> 内容页

投诉

来信情况
标题 申唐源因公牺牲,请求政府依法给予申唐源因公牺牲荣誉,依法给予家属合理待遇和补偿
来信时间 2019年01月06日
来信内容

尊敬的周县长:

       我是邵东县水东江镇藕台村村民申某,申某源的长子。

       家父申某源,邵东县水东江镇藕台村鲤鱼塘小组人,生于1937年3月5日(农历1937年1月23日)。1971年7月29日,在兴修上沙江水库左干渠工程中,因处理哑炮事件牺牲。享年34岁。

       据当时在场的老人回忆,在上沙江水利建设工程中,家父是放炮手。1971年7月29日那天上午,一共放了7炮,放了炮之后大家就去吃饭了,但7炮中,有1炮迟迟未响。因为工地周围就有村庄,过往行人甚密,再者,如果哑炮不排除,下午工地也没法继续开工,所以工地的安全员王某(已去世)找到家父,要求家父去排查,家父当时正在吃饭,为了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不延误工程进度,家父立即丢下饭碗,明知哑炮危险,毅然决然去排险。但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哑炮突然炸响,家父当时整个人被碎石击中飞上天空,落下来七孔穿背过,遍地血淋淋,内脏都被炸出了腹腔,场面惨不忍睹,身子俯着,一动也不动了,生命随哑炮一声巨响而终止,家父就这样因公壮烈了。家父牺牲时,遗孀29岁,遗子大的5岁,小的不到3岁,还有一个遗腹女。家父牺牲的事迹很快传遍乡野,雅江,小岭,香花,高塘,石湾,宝台,藕塘,四邻皆落泪,天地同悲鸣。

       家父牺牲后,当时县政府责令佘田桥区、水东江公社,上沙江水利指挥部、藕塘大队四级领导奔赴现场,妥善处理。当时家父安葬的寿衣、棺木全由政府负责,当时区领导朱某,公社领导李某、曾某(现健在,当时担任公社武装部付部长),上山江水利工程指挥部周某、左干渠负责人唐某阳,大队支部书记申某朋、大队长王某根(现健在)、王某、王某光(现健在,当时担任),生产队长申某文等在家父墓地召开了追悼会,追认家父为光荣“烈士”。追悼会后,四级领导签署了协议文件。协议书中规定:家父申某源属因公牺牲,追认家父为革命烈士,死者家属享受“烈士”家属待遇(比四属待遇略高,公社以工分下拨方式,每年下拨工分到大队),三位子女均由政府抚养成年,成年后应安排进社办企业单位工作,政府要负责死者遗孀养老,直至去世。协议书一式四份,由区(水利指挥部)、公社、大队、家属各执一份。当时四级领导将家属一份协议并没有交给家母,而是交由家叔申某源代为保管。家叔申某源突然去世(1978年10月29日)后,家属的那份协议就无法找到了。家母辗转于藕塘大队,水东江公社,佘田桥区,希望让政府补发或者复印一份协议,但是一直未能如愿。

       我们家属待遇自1982年田土下放,当时的乡政府以工分下拨无用为由,终止了我们全家的所有待遇。我母亲为此多方奔走,无果而终。家中没有劳力,家母带着我们3个小孩从事着繁重的农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们母子四人都落下了病根。由于田土少而贫瘠,每年交了公粮,所剩无几,我们终年过着饥不果腹的生活,我和妹妹因此失去了上学的机会,没有文化,在家务农。忆往事,满目沧桑。家父如若泉下有知,又岂能安心长眠。英雄为革命事业勇赴亡泉,遗属因政府无为餐不果腹!这就是我们家当时的真实写照。健在的老人追忆我父亲时,都说我父亲当时是一把好刀(好泥瓦匠),收入不菲。父亲健在时,我们一家过得也算殷实。不存想一声炮响,带走了我们一家所有的幸福。

       时至今日,家父牺牲已47周年,家母年事已高(已经76周岁),由于常年辛劳,落下全身疾病,身体每况愈下。每每念及家父,寝食难安。希望有生之年,能够为家父,追回应有的荣誉。我们于今年年初,向水东江镇人民政府提交了申请,请求政府恢复家父荣誉,依法给予我们家属的合理待遇,并就以前我们没有享受到的待遇给予合理补偿。

       2018年6月,水东江镇政府工作人员在藕台村召开当时老党员以及部分当时在场人员会议,调查取证。水东江镇政府已经查实了家父申某源于1971年在修上沙江水库左干渠时因处理哑炮牺牲,并由当时的佘田桥区公所,上沙江水利指挥部,水东江公社,藕塘大队四级部门共同处理并签订协议,证实了当时的处理方案。水东江镇党委书记赵某生在给我们的短信回复中写道:“据走访调查三十多年前时任区、乡干部,你父亲在大修水利时期因公牺牲属实,但在申报烈士时没有通过。因当时的机械设备缺乏,全县在七十年代修水库和修铁路建设中因公牺牲的比例比现在高很多!你父亲的事迹是永远值得我们学习的!” 水东江镇政府虽然查证事实确凿,但是以当时牺牲人员数量太多为由,拒绝我们家属的合法要求。

       为此,我们到藕台村、水东江镇、上沙江水库管理所、县档案室去查找家父事故的档案材料和处理协议,居然查不到家父的任何档案材料,甚至连我父亲的事故调查材料也没有,也没有查到上沙江水库的任何事故材料,但是却发现其他水库的事故处理材料保存完好,其中也有一起哑炮事故,死者也是作为因公牺牲处理的,死者家属依法得到了合理待遇。在档案室里,我们在邵东县的一份工作总结中看到70~71年间,邵东县发生了12起安全事故,也没有上沙江水库的事故记录在案。我们家属彻底震惊了,申报“烈士”没有通过,当时为什么没有人告知我们家属。退一步讲,即使“申烈”没有通过,那作为“因公牺牲”申报总没有问题吧,为什么在县档案室里没有任何申报材料。镇村以及上沙江水库管理所领导回复是年代久远,档案遗失。如果仅仅是档案遗失,为什么在邵东县的工作总结中,邵东县70~71年发生的12起安全事故中却没有上沙江水库的安全事故记录在案。这是不是说明当时的政府部门根本没有申报?是不是上沙江水库工程建设中存在一些严重的管理问题?所以档案遗失是不是也有一些人为因素?

       中国共产党的章程在党建的五项基本要求中明确规定: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不允许任何党员脱离群众,凌驾于群众之上。要求党员和党员干部必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坚持真理,实事求是,知错就改,有错必纠。水东江镇政府既然查证事实确凿,就应该依法依规处理。但水东江镇政府却认为我父亲是农民,不能享受这些法律之保护,实在令人费解。据我们了解,现在国家的各项法律法规健全,《烈士褒扬条例》,《职工工伤保险条例》等对因公牺牲,因公死亡,工伤死亡等做了明确规定,农民,工人,国家干部等各阶层都受国家法律同等保护。我们的基层国家干部却无视国家的法律法规要求,视农民于草芥,视人命于草芥。这样的基层国家干部,难道就不受党纪国法约束吗?

        迫于无奈,我们于2018年7月13日向邵东县信访局提出申诉,2018年10月27日,当我们收到湖南省信访网站的短信通知,上网查看时,看到了水东江镇政府的《答复意见》,但是《答复意见》中还是没有任何正面回应。更有甚者,水东江镇政府在这次事件的处理过程中有明显造假行为,《答复意见》没有送交到当事人,也没有电话通知到当事人,镇政府工作人员却任意指派人员在回执中代为签字。而且,在信访事件满意评价栏中,却看到了两个非常满意的评价。这又该属于什么行为?

       对于水东江镇政府的这种不作为的行为,我们家属非常愤慨,于2018年11月1日又向邵东县人民政府信访复查复核委员会正式提交复核申请,向复核委再次提出了我们的诉求:(a)、承认家父属因公牺牲,颁发因公牺牲证明书;(b)补发家母自1982年田土下放以来的遗属补助待遇、养老金;(c)补发我们兄妹三人自1982年至成年之时的抚养待遇。我们于2018年12月3日收到邵东县人民政府信访复查意见书,得到的答复是撤销了我们的申请。同时也指出水东江镇政府未按《湖南省依法分类处理信访诉求工作原则》进行依法分类处理。邵东县政府信访局工作人员事后向我们解释说,家父事件,“申烈”确实有难度,但按因公牺牲处理,完全合理合法,让我们要求镇政府提交申报材料,县政府就可以依法依规妥善处理。如果水东江镇政府仍不提交材料,就可以向邵阳市信访局申诉,要求邵阳市信访局强制要求水东江镇政府执行。我们再次回到水东江镇政府,请求镇政府能够出具家父的事故申报材料,但是镇政府仍然拒绝提交任何书面材料。

       2018年12月14日,我们想去邵东县县长申诉时,被水东江镇党委书记赵昭生撞见,赵书记居然威胁说要找县公安局派人将我们抓起来,说我们是在给水东江镇丢脸。然后让我们第二天早上9点到他办公室找他,答应帮我处理好家父的事情,要我先回去。我们第二天根据他的约定,早早地到镇政府等他,等了整整一个上午还没有见到人,电话也不接,始终未见其人也未有任何电话回复。这样的领导干部,还有什么诚信可言。

       2018年12月19日,我们不得已向邵阳市信访局申请复审复核,邵阳市信访局认为这是水东江镇政府行政不作为,没有受理我们的信访诉求。要求我们对水东江镇政府提出行政诉讼。我们是老百姓,是农民,我们知道跟政府打官司有多难。我们生活在社会底层,在如今的高消费时代,我们还要为一家老少生计四处奔波。我们也没有这么多的时间与精力来与政府打官司。我们恳请作为水东江镇政府的上级主管政府-邵东县人民政府能够以人文本,为我们老百姓主持正义。

       2018年12月20日至26日,我们又多次去邵东县县长申诉,但是,每次都被保安驱离。

       2018年12月26日,我们应邵东县信访局要求再次向邵东县信访局提交信访申请。邵东县信访局当场将我们的诉求转交给邵东县民政局处理,邵东县民政局局长也只是让我们回去让水东江镇政府提交事故申报材料。整个事件又回到了死胡同。

       在这近一年的申诉过程中,我辗转于水东江镇政府,上沙江水库管理所,邵东县人民政府府办,县民政局,信访局。但是,县、镇各级职能部门相互推诿,镇政府拒不作为。

       尊敬的周县长,以习近平同志为首的党中央,坚持“以人为本”、“三个价值引领”、“四个全面”的治国理政思想,再三强调全社会要公平、公正、法治、平等、和谐。我们坚信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政府能够尊重历史,实事求是,为我们主持公道。以告慰亡父在天英灵,以慰藉家母47年的期盼,以抚慰我们兄妹等人47年以来的痛苦与创伤。不胜感激。

此致

申某源长子:申某呈送

2019年1月5日


 

处理情况:

水东江镇人民政府回复如下: 关于我镇藕台村村民申某反映的请求政府依法给予申某源因公牺牲荣誉,依法给予家属合理待遇和补偿的问题,我镇党委政府安排专人经过仔细调查,现给予答复如下: 经调查核实如下:申某父亲申某源确实是在1971年,被生产队抽调修建上沙江水库左干渠时处理哑炮被炸死,是在本生产队记工分。此事得到每一个调查走访对象的确认。但当时并未被政府评为烈士,也没有发烈士证。 申某所说的由当时的佘田桥区、水东江公社、上沙江水利指挥部与藕塘大队四级部门共同处理并签订的相关协议无法找到纸质证据证明。但调查走访当时的参与者,证明此协议是存在的,各方协议持有者手中的协议均因年代久远丢失或损坏导致现在无任何纸质协议存在,协议具体内容无法核实。 针对申某所反映的事项,我镇曾汇总调查材料到县民政局咨询过相关政策,县民政局根据当前国家相关政策给予答复:当前无政策支持该村民要求享受烈士家属待遇的诉求。 另我镇人民政府无权认定申某父亲申某源是否为因公牺牲。

处理单位:水东江
处理时间:2019-01-18
处理状态: 处理完
我要评论: 更多评论
  • 用户:
  • 评论: *
  •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