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上信访 >> 内容页

投诉

来信情况
标题 诉求
来信时间 2019年01月15日
来信内容

尊敬的周书记及各级领导: 您好!首先还是感谢您和各级领导的关注,让人来处理我家修建乡马路占地之事。我知道事情已经在调查取证中,不应该在调查报告出来前再次打搅您。只是我这几天都是侧转不安,心中满是困惑,我不明白:虽然我只是提供了图片辅证。但是辅证中有两处清晰明了的证明,它们能直观证明修建的乡马路就是占用了我家的田地,为什么驻村干部说:村干部说没有占用,就是没有侵占呢?说要进一步调查取证,要我尽快回家配合取证。所以现在我很苦恼,再次拿起手机给您发来了信息。其一,在“邵东县砂石镇天司村红胜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地块分布图(示意图)”中,能清晰的看到乡马路在一块标有“李某发,八冲排”的地名上贯穿而过。如果说修建马路没有侵占这块地的话,那乡马路是计划在这一段修桥呢?还是打隧道穿过呢?如果说是马路真有计划建桥或修隧道,那确实是我错了,他们说没占地那真是没占地。其二,在村干部拟定的“修建马路协议书~先进、先锋组公路使用面积”中,一共有10姓名,我家李某发:0.15,清清楚楚的写在上面。难道这也是写错了?跟美国轰炸南斯拉夫大使馆一样,拿错了合同?美国军方都能拿错30年前的地图,小小村干部拿错、写错,那更不是回事了?(附:合同已有签名分别有:曾某智,李某辉,李某平,李某红,李志某,李某跃。这份合同应该也有我爸的被欺骗时的签名,当年签字时,我爸76.5岁,合同上所有事情一概不知,只说来人进门就叫他签字,于是他就签了。事后,我就此事找过村干部,说签字无效。当时村干部也同意无效的,不过这会就说不清是:村干部说实话,还是推说不记得了)以上两点,都不用下乡调查,单村里村干部出具公示图,协议合同就能清晰的证明:修建乡马路有侵占我家土地的事。但是,就这两点清晰的图片都证明不了我家的事,其他不全,不明了的图片,我就更难以说清了。周书记,现在我真是举证艰难!“邵东县砂石镇天司村红胜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地块分布图(示意图)”、“修建公路协议书”,还有“原李子冲煤矿征地花名册”我没有原件,单是拍照图片,我就说不过官字上下两个口。我知道政府调查要按一定程序来,不能听信一面之词。但是,我不明白这究竟是哪走错了?明明我家土地被侵占一事,清晰明了,一目了然,却偏偏举证维艰?听说过:“无中生有”,到我这就成了“有中变无”,白的说成黑的。最后,再次感谢周书记和各级领导,能有人来调查处理让我心里非常感谢!谢谢!!

处理情况:

砂石镇人民政府回复如下: 经调查了解,“邵东县砂石镇天司村红胜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地块分布图(示意图)”是新征村第一次土地确权时公布的初步示意图,是为了让村民核对自己土地是否有误,不一定完全准确。李子冲修建公路占用永胜组面积补偿款中,已经补偿李某发(李某父亲)6000元,钱款打入了李某妻子的账户中。李某发0.15亩田地,李子冲修路未实际占用,只是修路占用了其水田上面红胜组的一口灌溉水塘,已按红胜组现有人口68元每人进行补偿到组,共计8000元。修路占用水塘影响了水系,没有了耕种水源,经村组协商,按水改旱每亩10000元的标准进行补偿,应补偿李某发1500元,但李某不同意,开口要价太高,故一直未调解成功。

处理单位:县委办
处理时间:2019-01-28
处理状态: 处理完
我要评论: 更多评论
  • 用户:
  • 评论: *
  • 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