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活力校园 > 文学作品

佘湖山上好风光

发布时间:2020-09-27 信息来源:特殊学校 责任编辑:教育局
    大略的说,佘湖山上的风光是纯自然的,美不胜收,所以很能吸引人。
    此山座北朝南,我们通常从北面登山而上。在半山腰,公路岔开,两面均可上,且都有看头,所以我们千万不能顾此失彼。
    先说说从西而上。离山顶还有100米的高度,是一个停车坪。此坪约摸可以停20余辆车。天气如果晴好,从坪边往西看,蒸水河蜿蜒曲折,像一条雪白的带子。良田万顷,有时葱茏一片,有时金灿灿的,有时却像打碎了的玻璃,随着季节的更替,四时之景不同。或旧或新的各种房子,在阳光下一律显得有些惨白,就像散落在地上的石头,或扎堆或三三两两。远山好像雨后蓬勃生长的地衣,绿油油的,但却没个形。公路憋着劲在与小河媲美,虽然线很细,但却白得耀眼,河带就有点黯然神伤了。如果仔细看,我们可以看到荫家堂,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11排房屋,整整齐齐,108间,虽然外表未必分得很清楚,但显示出了封建王朝大户人家的奢华。从风水学的角度说,房屋座落于“椅子”正中,前临腰带般的清水塘,后枕敦实的山脉,远对着山凹,如曾国藩的故居富厚堂,超凡脱俗,令游人不得不竖起大拇指:此乃真富贵也!
再往上100米似乎手可摘星辰的地方是佘湖山的灵魂建筑雲霖寺。此寺大有来头:
    “佘湖山天生丽质,山水双绝。本身为南岳七十二峰之一,湘江一级干流蒸水自山脚蜿蜒东去。但真正令其闻名遐迩的是,唐玄宗李隆基和山顶“云霖寺”里供奉的道教“真人”申泰芝有一段不解之缘,玄宗亲笔御书“云霖祠庭”牌匾赐之。据史籍记载,申泰芝(686-755)为唐朝道士,字广祥,自幼天资不凡,好学深思,精通医术道法,在佘湖山修炼。唐开元二十六年(738年)八月中秋,唐玄宗梦神人告邵州云山有道人炼丹得仙,召至长安,言论契合,赐号大国师,封为“神惠妙寂灵济真人”。天宝七年(748年),泰芝辞归,玄宗亲赐灵修真人,并御书“云霖祠庭”匾额以赐之。据此可知,“云霖寺”本名“云霖祠庭”,是一座道观,应是后来接纳佛教,才形成前殿供奉申泰芝等三位真人,后殿供奉南海观音菩萨的道教、佛教并存的格局。”(摘自陈胜乔《佘湖山,唐玄宗御赐的道佛圣地》)。
    在雲霖寺,如果不烧一炷香,你会感觉很遗憾,因为据说此寺具有南岳山的神韵,烧香极其灵验,并且申泰芝的传说邵东市人家喻户晓,人们对这位神仙几近顶礼膜拜。
    山连着山,从东而上又是另一番景象。
    踩着山脊往北看。峭壁之下是山沟沟,土林混杂,人工作物与原始森林相得益彰,寂静而神秘。再往前瞧,是壁立的另一座山,与佘湖山互成“丁”字形,我们看到的,好像是一只老虎肥硕的屁股,矫健的身子与威力无比的头颅一直伸向北,不知延展到何年何地去了。
    这里比西面好看得多,主要是满眼的青翠。“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这种安谧,面对着满眼翠色,你能不停下脚步?人们或窃窃私语,或忙着拍照,或遐想心事,不知不觉地就产生了天上人间的时空错觉。当然君主般的你也许还要远眺东面,俯瞰南面,这样对原先的西眺也许就不屑一顾了,因为你站得更高,看得更远,“欲穷千里目”,此时此地正好,只可惜视野中没有了磅礴气势的荫家堂。
    大部分人重视西登,因为他们是来烧香拜佛的,是惦着沉甸甸的心来的,但我却更重视东临,因为东临绝顶才是真正的福地:游目骋怀,满目青翠,江山如画,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一切是那么随意,一切是那么惬意,这是旅游者的天堂,这是幻想家的圣地……
    ——山下还有那层峦叠嶂般的好几座大庙,但我们无意于谛听那晨钟暮鼓声。
   ——隔三差五,我就忍不住要到佘湖山上去走一走,以驱散心中的阴霾。 (作者:特殊学校教师  王振华)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