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活力校园 > 文学作品

那些年

发布时间:2020-09-14 信息来源:特殊学校 责任编辑:教育局

那些年,作为乡村教师,我很快乐和幸福。
    往事如烟。
    每天下午,放学了,欠家庭作业和没有完成当天学习任务的学生要留下来。留下来的,我们给他们补课。不需要报酬,只希望他们弄懂。谆谆教诲,感动了学生,也感动了打着电筒来接学生的家长。——这就是纯粹教育的魅力。那些顽皮捣蛋的学生,毕业后有了出息,就心里记挂着教师,逢年过节还要到老师家里走一走。记得一个学生大学毕业后做了鞋厂的小老板,他记挂老师,前后给我们夫妻寄来了六双鞋子,在我一再的谢绝下,他才作罢。
    我们节假日带着孩子出去游玩是常事。有一次,我们夫妻两个带着一班学生七十多人到水库边搞了野炊。野炊搞得很成功,我们还组织学生做了许多游戏,其中“寻宝”活动学生最感兴趣。在灌木丛下找到“宝”,学生一蹦三尺高,那种高兴劲儿让我不但记忆犹新,而且至今还有小小的感动:那才是真快乐。——孩子们需要全身心的放松啊!
    春游秋游啊,要写作文了,我们随时都会带领学生走出校门,走向大自然,让学生饱览湖光山色。当然我们也有一些活动现在想来并不可取,比如组织部分学生到水库浅水区游泳,当时的目的以为是疏强于堵,但现在想来这种简单做法还真幼稚。
    还有更“危险”的事情。一次,我们仅仅是两个班主任,每人各带六十余名学生到中心中学参加八年级会考。行程近十公里,有石板路有公路,但却全部是步行。学生们谁也没有叫苦,以为这种做法理所当然。只是一个“书呆子”在公路上埋头走路,将一个老人撞在了地上。好在老人还能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走了。——感谢慈祥的老人。
    另有一次是抽考。我与一个德高望重的老班主任各带一个班的同学赶往中心中学。在路上,那位班主任突然将他们班的全体学生吆喝进了一个老百姓家的堂屋。后来才知道,原来这位班主任突发“灵感”,想到了一个作文题目,他觉得要讲讲,于是发生了上述一幕。——真佩服那位老同志的敬业精神。
    后来我当了学校领导。当学校领导意味着担子更重。
    当网络游戏风靡全球的时候,网吧成了部分孩子最大的乐园。虽然说不准未成年人进入网吧,但那时的约束仅仅成为了一个口号,派出所也无可奈何,而网吧老板则千方百计的讨好学生。“猫捉老鼠”的游戏成了老师和同学们下晚自习后的新动态。
    斗智斗勇之后我们常常大有收获。晚上十一二点,我们将抓获的学生带回学校会议室,大多数时候人数达到十几二十人。苦口婆心做工作,也夹带一些小小的惩罚。通过分批“瓦解”,当问题全部解决之后,时间往往就到了凌晨一二点。肚子早就咕咕叫了,没办法,吃点方便面充饥。有时时间尚早,我们心血来潮,就打起了平伙——聚个小餐,这时候高潮就来了。
    ——那些年,我们师生就常常这样拧成了一股绳。
    还要说说“抵御外侮”事件。曾经有一段时间社会风气并不太好。一些小痞子常到学校溜达,他们美其名曰“看美女”。他们与学生之间滋生出了许多打架斗殴事件。为了防止学生遭受侵害,我们一方面主动联系派出所,另一方面组织“自卫队”。一有风吹草动,老师们立刻“冲锋陷阵”,有几次还真动了手。由于团结一致,我们打败了“敌人”,小混混们被我们制服,乖乖的去了派出所。
    因为团结,我曾工作过的几所学校校风、学风都还好,尤其是流光岭中学,在当时的老区也算赫赫有名。
    上面我讲的主要是“教育”,下面还想谈一谈“教学”。
    先说说敬业精神。语文老师看作文,大小作文各八篇,常常是详批详解。因为看作文,我常常不知不觉就熬到了晚上十二点(自己规定的睡觉时间)。其实我更佩服我校的英语老师。肖老师、杨老师他们,有的嗓子好,有的嗓子一般,学校五六位英语老师,常常有一半人嗓子常年嘶哑。那个年代,没有扩音器,除了录音机,也没有更高档的教学设备,全凭老师一个字音一个句子领着学生读,通过“熟能生巧”进行教学,老师的嗓子嘶了,甚至哑了,看着让人心疼。但是这些老师全部没有退缩,有人做了手术后接着上课,并且毫无怨言,令人可歌可泣。——幸亏现在教学条件的改善出现了质的飞跃。
    民间自有高手。小小的流光岭镇“奇才”“怪才”竟层出不穷。有两个语文老师出口成章,常常发表作品;几个语文、数学、英语老师后来成为了省重点高中的优秀教师;五年间三位老师在省级教学比武中获得过特等与一等奖;出了三位在任的中心学校校长……
    ——那些年,流光岭镇初三毕业会考质量经常位居全县榜首,最差也没有落下前八名,作为其中的一分子,我颇为自豪!
    回忆那些年在乡村工作时的峥嵘岁月,我深深的感悟到:纯粹教育最养人! (作者:王振华,湖南省邵东市特殊教育学校教师。)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