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邵东 > 历史文化 > 邵东文化 > 文艺评论

黑客

发布时间:2017-08-06 15:20 信息来源:邵东县政府 责任编辑:
毫无疑问,我们正在步入一个高科技的时代。从报纸杂志电视广播种种大众传播媒介推出的新名词中,我们清晰地感受到这个时代的气息。信息高速公路、电脑的虚拟现实技术,如瘟疫一样传播的电脑病毒、克隆技术的突破,等等,如波涛般汹涌而来。专家们说,科学技术的发展必将改变人们的传统生活方式,这是当然的。高速公路改变了人们的心理时空,克隆技术向传统道德观发起了挑战,……人们不禁要问,在这样的时代里,人还会有爱情吗 爱情中还会有嫉妒吗 嫉妒了还会有仇杀吗 仇杀还会崇高吗 
  人们感兴趣的,当然就是文学要表现的。这许多年来,表现高科技领域生活的文学作品,一天一天多起来。近来,译林出版社连续推出了一批国外表现高科技领域生活的流行小说,带来了异域的新奇,也满足了读者对未来生活的关心。美国长篇小说《黑客》便是其中的一部。
  文学并不就是科普作品,它无意解释科学的成就和其中的“物”
  理,而是关心世道人心。它展示的是人们如何去爱、去恨、去进取、去创造,那是人的生命的存在状态,也是文学永恒的主题。在古代的英雄社会是这样,在高科技的当今社会还是这样。那么,《黑客》讲了一段怎样的恩恩怨怨呢 
  美国得克萨斯州休斯顿市西姆计算机科技公司遇上了麻烦,他们在因特网上的销售系统被黑客侵入,陷入“地狱般的混乱”。发出去的货物和订货单风马牛不相及。退货单蜂拥而来,责怪声不绝于耳,甚至引发了自杀事件,震动了社会各界。如此灭顶之灾,使公司濒临倒闭。其实,这是一宗高科技的敲诈案。电脑黑客制造病毒,破坏电脑网络,以敲诈高额金钱。公司不得不请来电脑网络保安公司的专家,经过一次次惊心动魄的搏斗,最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正义战胜邪恶,黑客受到惩罚。
  读小说贵在一个“读”字,不可满足于梗概。小说又有种种读法,现代小说读不出故事,但读得出作者借故事“讲”出的个中三味。
  流行小说的重心却不在作者的“讲”,而在“故事”本身。故事中各色人物勾勒出的矛盾冲突表现出不同时代的人们对社会人生的理解和理想的追求。在《黑客》中,这是正义和邪恶的对立冲突。正义一方的代表人物是西姆公司负责技术的副总经理白瑞、电脑网络保安公司的专家邓恩父子;邪恶一方的代表是西姆公司副总经理吉姆、电脑黑客杜普雷、马可、打手威尔逊等。吉姆买通杜普雷敲诈西姆公司,内外勾结,敲诈得手,又杀死杜普雷,侵吞了巨款。然而经过白瑞和邓恩父子缜密的调查,真相终于大白,正义得到申张。
  读着这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出版、充满了现代高科技术语的小说,我的感觉却是像在看一部欧洲中世纪的英雄故事。很像莎士比亚戏剧中经常出现的宫廷政变,也像大仲马笔下的骑士传奇故事。白瑞类似合法的王位继承人,他善良、仁爱;邓恩父子有如高尚的骑士,正直、聪明、勇敢;吉姆无疑是一个觊觎王位和财富的野心家,卑鄙而又残忍;杜普雷仿佛是一个总是用黑袍裹住身体的魔鬼骑士,一个邪恶的化身;病毒制造者马可像巫师一样散布恐惧。杜普雷对白瑞和西姆公司用“赫克托耳”为化名,是具有象征意义的。在古希腊神话中,特洛伊战争极为著名。希腊的英雄们和特洛伊的王子为了争夺美丽的海伦打了整整十年。赫克托耳是特洛伊军队的统帅,在战斗中被希腊联军的英雄阿喀琉斯所杀。电脑黑客借用古代英雄的理想向现代社会秩序挑战。在生死的决斗中,他们的座骑不是骏马,而是名为“宝马”的高级轿车;他们的武器不是青铜宝剑,而是电脑软件。没有弥漫的销烟,没有鲜血喷溅的恐怖,但同样惨烈,同样惊心动魄。
  套用童话或英雄传说作为原型来表现高科技领域的生活,是近年来欧美影视和小说的流行趋势,电影《超人》、《帝国反击战》用现代科技直接演绎公主与勇士的童话故事。从内在结构上看,长篇小说《黑客》显然是“骑士文学”的现代版本。
  这是为什么 究其原因,大致有两个。一个是高科技虽然已经进入我们的生活,但是还没有深入神髓,作家们不得不用旧的模式讲新的故事,采有已有的文化原型,就是最自然不过的事了。另一个原因是,文化具有继承性。科学技术的发展带来的人类进步改变的是人的外在物质生活条件,改变的是人们的生活方式。从表层看,生活方式的改变当然会带来精神追求的改变,但在深层上,爱、正义、勇敢是人的精神的永恒追求,科学的进步,历史的发展,只是使这个追求螺旋式地上升,在更高的层次一次又一次地显示出来。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文化原型是人类永远的精神家园。
  两个原因造成了两个后果。前者说明高科技领域的小说还不够精致,有待趋极致而出精品。而后者表现出现代读者对高科技领域小说的阅读兴趣,从而预示了这一类文学作品的光明前景。
  耐人寻味的是小说中的白瑞这个人物,他是最终解决问题的英雄,但却是芸芸众生中一个平平常常的人。要是他走在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没有人会注意他。他有一个和睦的家庭,能胜任工作,并不特别聪明,也不特别潇洒,只是一个兢兢业业的白领。他的特点就是平常,竟然因为平常倒成了英雄,恰恰是杜普雷造就的。在和电脑黑客的殊死斗争中,面对着杜普雷的凶残狠毒,他的沉稳不再是无能而是聪慧,他的沉着不再是怯弱而是非凡的勇敢。他才是杜普雷真正畏惧的对手,一个现代美国社会的硬汉子。我国当代女作家王安忆曾经比较过东西方文化中男子汉形象的差异。她以日本著名电影演员高仓建和美国影星霍夫曼为例,高仓建创造的角色冷峻顽强,令人望而生畏,胆识超人,经历曲折富于传奇;而霍夫曼塑造的美国男子汉银幕形象是相貌平庸,性情温和,但是对社会事业人生具有强烈的责任心,他们的坚强在精神而非在外貌。白瑞亦可为例证。
  白瑞这个形象的意义并不全在于小说中,也在读者中。他的平常,正可以和读者发生共鸣,使读者乐于接受他,而他的英雄业绩又满足了读者对于成功的梦想──“美国梦”,这不仅仅是美国文化的原型,它也是商品经济之梦,是现代文化之梦。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主办单位:邵东市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邵东市行政审批服务局

备案/许可证编号:湘ICP备14000179号   湘公网安备 43052102000153号

网站标识码:4305210003   主编信箱:lbg6333@163.com   联系电话:0739-2666748